To Taiwan
(English 中文)


  致台灣 系列畫作,以日本殖民時期為其背景(1885-1945年期間),涵蓋日本、台灣、中國,以及美國,透過象徵對立方的圖徽予以新的呈現。

       年少時,偶然發現一張祖父於1944年市場花園行動中,在荷蘭俘獲敵軍後的照片。每個人興高采烈地穿戴著德軍的的旗幟和臂章。像是偶然從戰場附近的老木箱中拾獲,自在快樂地模樣,殘忍卻又諷刺地掩飾了不久前發生的突擊行動。或許這是種減輕日復一日於戰鬥中生存下的方式。從他們的臉上,難以看出他們能夠奪取他人的生命。
       在我的童年時光,我玩戰爭遊戲 ; 照片中的人們卻是在戰爭中尋找樂趣。雖然我從未問過太多關於祖父在戰爭中服役的問題,二戰中歐洲戰區的歷史卻總是特別吸引我。家族成員中也曾參與過太平洋戰爭,只是所有值得紀念的事物已不復在。我也曾讀過一些亞太地區戰爭方面相關的歷史,但我主要熱衷於研讀歐洲戰區的歷史。隨著移居至台灣,我的感受和興趣改變了。 
       我目前居住的區域是步行即可到這座城市曾於1945年五月台北大空襲被轟炸的中心。每天必經的路上有一道石塊築成的老圍牆,是曾經作為這座城市的城門。當時日本人拆除了城門並使用其石材,建造了一座規模相當的監獄,關押著那些反對新日本政府的台灣人民。此外,這座監獄也成了14名美軍戰俘於1945年5月29日被判定處決的最終家園。兩天後,台北大空襲造成了大規模的破壞與無數死傷。沒有太多人提起過去的歷史,這座城市似乎完全迎向未來。而我突發的興趣又怎能意味著這座城市的人們也該分享這段史蹟呢? 
       在尋找解答的過程中,我發現許多旗幟上的標誌不僅意喻深遠,同時象徵未來。不同時代下領土的爭掠奠定了這塊土地的歷史演進。我近期主要的創作 - 致台灣,是探索圖徽的重疊覆蓋和並置排列的應用。從美國國旗、國民黨的青天白日旗、中華民國國花梅花,到大日本帝國的旭日旗,以及許多當時在日本極具影響力的家徽。相較過去的創作,我將圖像更集中於這些設計的美麗之處,藉由新的組合排列方式,與其呼應。
       記憶中,有著描述美國內戰時期的作戰地圖,利用旗幟在空間中移動變化的方式,記錄著雙方相互抗衡的過程,以及任何一方曾短暫取得主導權。隨著我來到台灣後,這同時也激發了我。藉由這些當時極具意義的象徵,透過層疊、並置的轉變,融合其設計的力與美,進而創造當代的抽象、構圖與模式(風格),並賦予其新的意象。回顧這些史實中,當我了解到美國於二戰期間或爾後,如同其他圖徽,都曾在這塊土地上流動著,而我內心也得到了平靜。

-JCM

Photo Credit: John "Jack" Mager


Saturation Bombing Sites, Burma.


Raid on Taihoku (Taipei) May 31, 1945


Taipei Air Raid Targets and U.S. Map of Taihoku/Taipei (Click to Enlarge)




HOME